中国扫雷兵亲手排除销毁地雷航弹等3900余枚,中

图片 1 陈代荣带领官兵出征执行任务。郑吉军 摄

  本报记者 姜兴华 通讯员 张志涛 赵建华

本报贝鲁特6月10日电 尹延涛、华迅报道:经过两天紧张考核,中国第15批赴黎巴嫩维和多功能工兵分队59名参考官兵10日上午全部通过联合国扫雷资质认证,拿到了通往雷场的“通行证”。

  嘉宾简介:

  “这里情况复杂,我先上!”

面对陌生的考核场地,可否事先“考察一番”,以防有人因技术不过硬而考核失败?对此,已是第三次执行维和任务、具有丰富扫雷经验的扫雷连连长王刚坚决反对。

  陈代荣,现任成都军区十四集团军某工兵团副团长兼工程师,上校军衔。1985年考入长春空军第一飞行基础学院,1988年12月毕业。1990年3月入党。本科。历任排长、副指导员、指导员、机关协理员、教导员、营长、团副参谋长、副团长。2002年至2005年作为我国援外扫雷专家组成员,两次赴厄立特里亚、一次赴泰国执行教学扫雷援助任务;先后荣立一等功2次、二等功2次,多次被评为“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2006年3月31日至2007年2月2日,首次赴黎巴嫩执行维和任务,在黎巴嫩的战火和废墟中,用忠诚与英勇再次续写新的辉煌,诠释了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深刻内涵;先后被总部表彰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荣获“全军作战部队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奖”,被联合国授予“维和勋章”一枚。近年来,陈代荣一手带出来的业务能手有1000多名,其中5人荣立一等功、7人荣立二等功。

  中国第五批赴黎巴嫩维和工兵营扫雷连三级士官刘庆忠又一次请战。他走在数名作业手前面,用探雷针仔细搜索,不时趴在齐膝深的荒草中清排,地雷如同地瓜一样,被一枚枚“刨”了出来……

部队指挥长蒲毅充分肯定这一做法,他要求全体官兵“素面”迎考。考核现场,烈日当空,地表温度高达50摄氏度,官兵们需接受13个项目的考核,其中包括最挑战他们生理和心理极限的全面挖掘科目。

  林振益,现任成都军区十四集团军某工兵团轮装股长,少校军衔。历任第十四集团军工兵团战士、班长、排长、副连长、连长。曾被徐州工程兵指挥学院评为“优秀学员”1次;第一批中国赴黎巴嫩维和工兵营任参谋荣获“优秀共产党员”1次;参加第二批中国赴黎巴嫩维和工兵营扫雷任排长期间荣获三等功1次;在第十四集团军某工兵团任连长期间荣获三等功1次;在第十批赴黎巴嫩维和工兵营工程建筑连任连长期间,荣获二等功1次。

  “有这么优秀的中国扫雷兵,是联黎部队的骄傲,更是中国的骄傲!”前来视察的联黎部队副司令巴达莱紧紧握住中国营营长聂学政的手说。

参加这次考核的上士冉光海在这一项目上就遇到了“硬骨头”。他挖出一道宽1.2米、深0.2米的作业面,用小铲一点一点将作业面向前推进。每次铲土厚度都不超过1厘米,因为每前进1厘米,都有可能触发隐藏在土壤中的地雷。平均算下来,作业面每整体推进1厘米,他都要挥动小铲近300下。最终,他成功完成这项考核。

  新华军事:首先请陈副团长介绍一下工兵团的主要情况。

  亲手排除和销毁地雷、航弹等3900余枚(发)

中国维和官兵“素面”迎考赢得了在场考官的一致好评,也让官兵们切实感受到了雷场的危险。上士王松委就因一时分神的失误而直接被考官判为“触雷”身亡。

  陈代荣:我们工兵团地处西南边陲,主要执行核心军事任务,和平时期参加非战争军事行动,如维和、抗震救灾、国家一级抢险等。这些大型任务关系到我们整个团的发展建设。团里参加“5.12”汶川抗震救灾时,整个团队荣立集体一等功;在我们执行维和任务时,被评为“全军维和先进单位”。这些年在执行大型任务中取得很多成绩,这些也都离不开领导们对团队的关心和大力支持。

  2005年10月26日,泰柬边境某雷场。刘庆忠正在一块坡地上给泰国学员进行扫雷技术示范。突然,扫雷耙钩出的一颗手雷,顺着坡“骨碌碌”往下滚去,手雷的拉火环拖在外面,而几米外就有几名泰国学员在作业。“闪开!”刘庆忠一边大声招呼学员,一边不顾一切地扑上去,一把抓住手雷,控制住拉火环,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意外爆炸。

据悉,根据联合国驻黎巴嫩南部临时部队任务安排,中国维和官兵将于下周正式赴黎巴嫩南部与以色列之间的临时边界“蓝线”附近执行扫雷排爆任务。

  新华军事:我们想知道两位都执行过哪些维和任务?

  这就是刘庆忠在国外扫雷随时都可能要面对的险情!在泰国教学扫雷的近3个月中,他曾在20多分钟内排除了5枚手雷,期间有两次用手指摸索腐殖土中的绊线时险些触动起爆装置,还有一次距他驻足之处不到10厘米的地方就埋有一枚防步兵地雷……虽然危险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但刘庆忠无所畏惧,亲手排除了地雷30多枚,销毁地雷、迫击炮弹、手雷等300多枚(发)。泰国学员感动地说,从刘庆忠身上不仅学到了精湛的扫雷技术,还强烈感受到了爱好和平的中国军人舍生忘死的精神。

图片 2

  陈代荣:从2002年开始,我参加非洲扫雷教学任务,整个反响很好;2003年,又进行第二次扫雷援助任务;2005年,我们团队到泰国执行扫雷教学任务。通过这三次援外任务,证明我们在国际上的水平还是很高的。

  这种精神源自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英雄团队。刘庆忠所在的某工兵团,曾先后参加过中越边境大扫雷和厄立特里亚、泰国援外教学扫雷,以及我国第一批、第二批、第五批赴黎巴嫩维和任务。作为英雄团队的一员,刘庆忠在耳濡目染中牢牢记住了这样一组数字:目前世界上有68个国家埋有近1亿枚地雷及其他爆炸物,每年约有2.6万人触雷伤亡!他更记住了团史馆中那句格外醒目的话:“为消除世界雷患,放飞和平鸽,中国工兵时刻做好献身准备!”

党员突击队对一条安全通道进行封围作业

  到2006年,我们团队参加国际维和任务,由此开始维和生涯。其中,扫雷任务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目前在全军中能够执行扫雷任务的很少。通过各项任务的执行,团队的声誉得到了提高,团员也得到了锻炼。

  在黎巴嫩维和,刘庆忠更是成了传奇人物。2006年7月下旬,黎以冲突激战正酣。刘庆忠随护送物资的运输车赴戈兰高地维和友军营地,在边境地区发现两枚122毫米未爆炮弹横躺在路中央。路边一侧的以军检查站哨所狙击手枪口寒光闪闪,而另一侧断水断粮的友军正焦急等待救援物资。因地形限制不能使用专业排爆工具,刘庆忠就用麻线缠、用手拧,冒着危险将引信拆除。带队的法国维和军官米歇尔上尉由衷赞叹说:“刘,你真勇敢!”刘庆忠冲他淡淡一笑:“中国军人都这样!”

“向雷场出发!”黎巴嫩当地时间5月31日凌晨6时,中国第十五批赴黎巴嫩维和多功能工兵分队20名扫雷官兵,在分队长蒲毅的带领下奉命出征,前往黎以边境某地域执行扫雷排爆任务。

  新华军事:林股长执行过哪些维和任务?

  最惊险的,还是黎以冲突刚结束时销毁未爆航弹的那一幕。当时,刘庆忠在一片橘园里发现了一枚500磅未爆航弹,这枚航弹包括引信在内的各部件都非常完整,稍有疏忽就有可能爆炸。考虑到在现场引爆会炸毁黎巴嫩平民的果园和房屋,中国营决定将其转移销毁。他们小心翼翼地将航弹吊到运输车上后,刘庆忠在弹体上裹了两层毛毯,自己一个人在车厢里双膝跪地死死抵住弹体,并用双手按住航弹,使之不能有丝毫的移动。车辆缓慢行驶了3个小时,刘庆忠就这样坚持了3个小时。

第十五批赴黎巴嫩维和多功能工兵分队由陆军第13集团军某工兵团为主组建,下辖3个作战工兵排、1个建筑工兵排、1个作战勤务保障排。他们主要部署在黎巴嫩南部地区,执行为期1年的扫雷排爆、边界标定、军事和民事工程建筑、人道主义救援等任务。

  林振益:我是2006年参加了第一批和第二批组建的赴黎巴嫩维和队伍,总共18个月,维和归来后,调整了3年,第四批又参加赴黎维和。

  据中国第五批维和工兵营营长聂学政和手把手教刘庆忠排雷的某工兵团副团长陈代荣介绍,随我国第一批、第二批、第五批赴黎巴嫩维和部队3次赴中东执行维和扫雷任务的刘庆忠,主动承担了类似的销毁任务数十次,是维和营执行销毁任务最多的作业手。迄今,刘庆忠已亲手排除和销毁地雷、子母弹、航弹等各类爆炸物3900余枚(发),组织排除地雷等各种爆炸物2500余枚(发),为我军和外军培训200余名扫雷骨干,是我军目前参加国际扫雷次数最多、排除和销毁地雷数量最多、培训扫雷骨干最多的士官。他排除的地雷大多是雷场上发现的第一枚,或是一触即发的“诡计雷”、“险情弹”,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险情多达30余次。

据了解,自2006年我国首次向该地区派遣维和部队以来,10年间,维和官兵们凭借“虎口拔牙”的勇气和过硬军事本领设立的100余根边界界桩保持了零误差,完成的工程任务被联黎司令部树为维和部队的“样板工程”;清排地雷2000多枚,未爆物1500多个,并始终保持人员零伤亡,被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司令部官员称赞为“中国奇迹”。

  第一批我主要是当工程参谋,之后是在警卫排当排长;第二批在陈副团长的带领下在扫雷连当排长;第四批我在工程建筑连当连长,赴黎巴嫩维和总共是3次。

  从初中生到国际地雷士兵专家,创多项扫雷奇迹

图片 3

  新华军事:在执行这些任务的过程当中,曾经取得过哪些荣誉和成就?

  2006年黎以冲突结束后,维和部队奉命清除一枚斜插入民居院内的2000磅未爆航弹。按照通行的做法,要在弹洞周围10米处往下挖坑,需20多天时间。然而,刘庆忠带着两名战友,用挖掘机在弹洞周围不到3米的地方向下挖了14米,仅用3天多时间就成功排除了未爆航弹。联合国专家称赞他说:“你创造了世界排除未爆航弹的奇迹!”

维和扫雷兵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清排地雷。

  陈代荣:在参加中外边境扫雷队时,我们连队荣立集体一等功,之后在任务过程中,虽然人较少,但是也不断的荣立个人一等功、班级一等功等。赴黎巴嫩维和时,曾经荣立过集体一等功的连队,又一次荣立了一等功。军区给这个连队授予“忠诚使命模范连”的称号。可以说,我们在维和方面是非常优秀的。

  出生于山东革命老区的刘庆忠,是听着前辈讲地雷战的故事长大的,1998年入伍当上工兵时曾激动得一夜睡不着觉。但令他没想到的是,首次上训练场就接连3次踏响了“地雷”。他由此感到,当一个工兵并不那么简单——不仅要有不怕牺牲的精神,更要有高超的扫雷技能,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效益。

图片 4

  新华军事:我们在出征之前都需要做哪些训练和准备工作呢?

  在地雷界,扫雷被称为斗“死神”,只有理论没有实践的人只能被称为“纸上地雷专家”,有理论和实践的才算“大半个地雷专家”,“大半个地雷专家”再加上有科技革新成果,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地雷专家。刘庆忠要当真正的地雷“兵专家”,有人曾取笑他:“初中生会挖地雷就不错了,别做专家梦啦!”

维和官兵在异国他乡展示我军威武之师、文明之师、和平之师良好形象

  陈代荣:我们的准备过程是相当复杂的。我们都知道中东是“世界的火药桶”,因为宗教、民族等方面的文化不同,我们第一次进驻中东的时候是很重视的,所以我们立刻带领队伍强化训练三个月,基本是封闭式的集体训练。之后是物资和器材的准备,比如我们要用的生活用品等。那时候很多人是第一次出国执行任务,在思想上很积极,但是心理准备不足,所以我们要让大家了解所去之处的环境和任务的具体事项。比如扫雷,当地的雷场情况、使用什么样的雷和排雷时需要注意的细节都交代得很清楚。出国执行任务前,我们有个英语集训强化班,教授简单的英语知识和常识,便于和对方沟通。

  “没有追求,哪能超越自我!”不服输的刘庆忠不断向自己挑战。

图片 5

  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完成十一批次的维和任务,大家对工作环境基本都熟悉了,最多的个人已经出去执行过6次任务。

  只有初中文化的刘庆忠,口袋里总装着一个记事本,随时记下有关的扫雷知识。入伍11年来,他先后学习了50多本专业书籍,整理了20多万字的读书笔记,熟练掌握了10多个国家60余种地雷的埋设和排除方法,撰写了百余篇论文和体会文章,参与编写了《扫雷作业指导手册》、《国际人道主义扫雷手册》等多部扫雷教材教案。在出国扫雷和教学中,刘庆忠配合专家共同探索出“纵火毁雷法”、“单兵排雷六法”、“人工分标段搜排法”等26种中国式科学扫雷手段和方法。黎以战争期间及结束后,中国维和工兵营在排爆作业中遇到大量从前没有接触过的弹种。刘庆忠从多种渠道收集技术资料,与排雷连连长陈代荣等一道抵近观察,分析弹体结构及发火原理,最终摸索出清除多种型号子母弹和航空炸弹的训法与战法,丰富了我军在战时条件下扫雷排爆的经验。

哨兵在高塔上用望远镜观察营区周围情况

  新华军事:林股长曾经做过哪些具体的准备工作?

  更让国际地雷界惊叹的是,刘庆忠还先后研制革新了“扫雷耙”、“扫雷铲”、“松土锹”等10余种造价低、高效、安全、实用的简易扫雷装备,获得国际地雷界的认可。在我军传统扫雷作业中,抛扫雷锚引爆绊发雷是有效的方法之一,但扫雷锚容易挂在树枝上,刘庆忠用钢丝做成绊线探测器,有效克服了这一不足。有关专家称,一根只值几毛钱的钢丝,解决了大问题。他参与研发并在全军推广的“多功能扫雷耙”,具有割除雷场草枝、钩雷、清理雷场等多种功能,被国家兵器工业部评为科技进步三等奖,填补了我军扫雷装备上的一个空白。

  林振益:我做过首批出动的准备,真的是紧张又辛苦。紧张是因为集训总共100天,时间比较紧,没有休息日。白天基本以战术训练为主,特别是根据黎巴嫩具体气候环境采取的战术,战士们全身是泥沙,十分艰苦。到了晚上,集训英语、当地联合国的规定和国际法等,要求大家背下来,只有记住这些条条款款,到那里才能便于使用。每个星期都有考试,要么考体能、要么考理论、要么考英语,甚至考黎巴嫩当地的语言。那100天,我作为组织的带队干部,同时也作为受训者,真是又紧张又艰苦。

  不断超越自我,刘庆忠成了国际地雷界专家公认的扫雷士兵专家,也书写了中国军人的辉煌:扫雷速度最快,是联合国维和扫雷部队平均速度的7倍;质量最高,扫除的数十万平方米雷场未发现一处漏扫雷患;成本最低,大大低于联合国维和扫雷部队标准;安全系数最高,他和他所培训的200余名多国扫雷骨干毫发无损。

  新华军事: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其他国家维和人员有什么特点吗?他们和我们相比有什么不同?

  危险时勇争第一,却5次让功,10余次拒绝扫雷商高薪聘请

  陈代荣:我们派遣的是工兵部队,任务相对于作战部队要复杂得多。作战部队负责巡逻,双方经过协议后,在区域内进行监视,一旦哪一方违反规定,可以向联合国提出,让联合国去调节和协商。而我们工兵部队去是为了完成任务,首先是扫雷,然后是一些修停机坪、修道路、物资运输等工程上的任务,都是我们的任务,多而繁杂。作战部队可能只要开着巡逻车在边境上视察一下,回来报告就可以了。留给我们的则可能是一个雷场,上级说要通过这里到边境上去,我们就要在雷场打出一条通往边境的路。

  黎以战事最紧张的时候,中国维和工兵营按要求制定的撤离方案中需要有6个人留守。刘庆忠第一个找到中国营领导,斩钉截铁地说:“我是党员,我留下!”在他的带动下,战友们纷纷要求留守。营长罗富强说,刘庆忠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要求留守,激励了官兵的斗志,坚定了营党委“既维护我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也保证官兵的生命安全”的信心。在黎以冲突的34天中,刘庆忠10余次主动报名外出执行任务,成为维和工兵营执行任务次数最多的一个。一名被他和战友从战火中救出来的黎巴嫩老人,抚摸着他臂章上的中国国旗连声说:“感谢中国,感谢中国!”

  我们的工作任务很重,而且很危险,安全威胁很多。首先是我们去执行任务时,那里有很多武装派员,我们有可能会受到攻击;第二,我们执行任务都是在边境上,这边是黎巴嫩,那边是以色列,双方的武装人员要互相监控,我常说:我们是在枪口下面进行工作的;第三是自身安全威胁,比如我们扫雷连要经常接触地雷,这本身很危险。这些都使战士们心理压力很大。

  在国际雷场与“死神”打交道,一举一动都连着国家和军队的荣誉。每次排爆扫雷都有友军配合,为确保万无一失,刘庆忠立下了三条不成文的“规矩”:每一次上雷场,由他走在最前面;每次作业时,第一枚雷由他自己排;每次遇到比较复杂的情况,由他第一个进现场处理。一次,在黎以边境探查时,刘庆忠一如既往走在战友们前面,在原本估计不太可能有地雷的4公里巡逻道上,竟探出了6枚反步兵地雷。战友们感慨地说:跟着刘班长,我们就有安全感!

  新华军事:我们都知道这个行业在社会上赚钱的机会很多,部队官兵有接到过类似的邀请吗?

  刘庆忠把国家和军队的荣誉看得比什么都重,个人的名利地位却看得很淡。2005年年底,刘庆忠刚从泰国执行教学扫雷任务回国,连队根据他的出色表现,决定给他报请三等功,可他说:“这种机会我以后还会有,这次给表现同样优秀的战友吧。”2007年9月,中国维和工兵营根据刘庆忠连续两次参加维和的出色表现,决定给他报请一等功。但他以自己在第一批维和结束时已荣立二等功为由,硬是把名额让给了战友。据某工兵团政委王良斌介绍,11年来,刘庆忠带出的徒弟有16人次立功,其中2人荣立一等功,2人荣立二等功,可他却先后5次让功。最让战友们感动的是,刘庆忠因超龄失去了保送入学的机会,他却热心帮助两名战友成为业务尖子,被保送军校学习。

  陈代荣:有的。2002年我们第一次走出去的时候,我和联合国的一些人员有些接触,他们有些商业上的公司以盈利的方式运作,比如扫一平方米的雷是35美元,如果在一平方米中排除了一个地雷,还要再加10美元,这时一平方米就是45美元,是很诱人的。当时联合国一些商业上的公司认为我们技术不错,想要我们去他的队伍里。我们出去维和尽管有收入,但是不多,如果从事商业工作,收入会很高。我在黎巴嫩时,有人想要挖我过去,并且开出每月12000美元的高月薪,但是我没有答应,因为国家需要我、部队需要我。

  第一次赴黎巴嫩维和结束时,领导想留他继续参加第二批维和,但考虑到他2005年领了结婚证后因接连两次出国执行任务还未举行结婚仪式,有点为难。他是独子,家里担心他的安全,已给他联系好工作,希望他退伍回乡。一位在部队干过工兵的老领导,自主择业后在香港成立了一家国际扫雷公司,让刘庆忠跟他干,年薪不下10万。有人按国际商业扫雷的价格给他算过一笔账,每扫一颗雷至少可以赚20美元,按他的扫雷水平,完全可以成为百万富翁。但他还是主动向组织要求留下来继续维和。近年来,刘庆忠先后拒绝商业扫雷公司的高薪聘请10余次,每次他总是说:“我是部队培养教育出来的,我的技术属于部队,属于中国军人的使命!”

  新华军事:我们在执行任务时是如何树立国家和军队形象的呢?

  陈代荣:中国人的勤劳、勇敢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在出国时我常常和战士们讲,去不同的地方,我们代表的身份也在不断变化。离开工兵团的大门时,我们代表着工兵团;离开部队时,我们代表着部队;离开国门时,我们代表着国家。我们的一言一行都要严谨,要考虑军人和中国人的形象。

  出去执行任务时,在工作标准上严格要求,有的任务即使并不是很愿意去接,而且有合理的理由拒绝,但我们在接任务时从来没有含糊过。

  2006年,一场战争结束后,我们接到去黎巴嫩南部排爆工作的邀请,那里十分危险,但是我们也接受了这份工作。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只要当地群众有需求、维和部队有需求,我们都努力去完成,充分树立了中国人的形象。有一次,一个老人家看到我们是中国部队,在很远的地方就给我们一个飞吻,我们当时很感动。我问一个学过中文的黎巴嫩雇员这代表什么,他说这位老人家是在感谢你们在这里的付出,所以做这个动作。由此可见我们在当地群众眼中的形象是很好的。

  新华军事:我们就是用这样的实际行动树立了国家形象和军队形象。

  陈代荣:对。还有一件事,在离开黎巴嫩之前,有一个老人,在战争中他的房子被炸弹炸毁了,有一枚炸弹没有爆炸,落在地里。那是一枚2000磅的炸弹,入地很深。这位老人拦住我们的车,因为他知道中国人会做这样的工作,希望我们能帮助他排除这颗炸弹。当时很多国家的部队都路过这里,但是都走了,于是我向他保证,在离开黎巴嫩以前,一定帮他排除这颗炸弹。

  过了几天我带着人过去,花了3天时间排除掉炸弹。老人家这3天来帮我们煮茶、煮咖啡,我们一开始没有接受,但是老人家盛情难却,为了不让他伤心,我们接受了他的水。

  林振益:陈副团长讲的是在当地的形象,在友军间我们也注意树立形象。出门之前,我们都把防弹头盔、防弹衣、枪等整整齐齐的带出去。我们工兵部队纪律非常严格,这也得到友军的认可,开车出去时,敬礼、让路,做到以礼相待。

  我们还有很多过硬的作风,都得到他们的认可。比如吃饭时,我们要求吃多少打多少,吃不完不要打那么多,桌子上不能有残余,坚决不能浪费。

  陈代荣:作为军人,强军梦是我们共同的梦想,能够走出国门去,体现出我们国家和军队的强大更是我们的追求。现在部队的全面建设、全体官兵们的刻苦训练都是为这一目标而努力。

  新华军事: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对两位的采访就到这里,谢谢两位。

  林振益、陈代荣: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

本文由必赢娱乐官网登录发布于军事纪实,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扫雷兵亲手排除销毁地雷航弹等3900余枚,中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