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巴勒斯坦画了一张大饼,世纪协议

近日,美国邀请各国财长和全球工商界领袖赴巴林召开以“和平促繁荣”为主题的经济研讨会,讨论中东和平“世纪协议”中的经济合作内容。所谓“世纪协议”,是特朗普上台后,授意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炮制的一份旨在全面解决巴以问题的“美式方案”。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新京报讯美国政府计划本月底发布中东和平新方案的部分内容,该方案即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开始酝酿的“世纪协议”,宣称旨在推动巴以双方实现“最终和平”。

图片 1

图片 2

据路透社报道,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5日发表讲话称,美国的“世纪协议”注定失败,并指责沙特和巴林是这一阴谋的帮凶。“世纪协议”几经波折后遭多方批判,恐将“难产”。

25日至26日,美国和巴林将在巴林首都麦纳麦合办题为“和平促繁荣”的经济研讨会。届时,美国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将在研讨会上推介白宫22日公布的所谓推动解决巴以问题“世纪协议”的经济方案。

美一直刻意塑造的中东“裁判员”形象受到质疑,有关国家对美吹“黑哨”的担忧与日俱增——

图片 3

不过,有分析认为,这一方案既没有政治基础支持,无法确保相关资金到位,也没有涉及多个阿拉伯国家关注的巴勒斯坦难民等问题,不具备可实施性,实为“画饼充饥”。

“世纪协议”还是“世纪耳光”?

2018年5月,库什纳敦促巴方领导层在该协议公布后“仔细研究这一方案”。资料图片/视觉中国

美国忙推销,巴方不买账

■李瑞景

美国务卿给协议“泼冷水”

白宫22日公布名为“和平促繁荣”的经济方案,并称该方案将帮助巴勒斯坦人及整个地区“激活经济潜力”。方案目标包括在未来10年促成对巴勒斯坦投资超过500亿美元、为巴勒斯坦人创造100万个就业岗位、将巴勒斯坦失业率降至接近个位数等。

近日,美国邀请各国财长和全球工商界领袖赴巴林召开以“和平促繁荣”为主题的经济研讨会,讨论中东和平“世纪协议”中的经济合作内容。所谓“世纪协议”,是特朗普上台后,授意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炮制的一份旨在全面解决巴以问题的“美式方案”。

“世纪协议”由特朗普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一手操刀,筹备约2年,至今未公布协议内容。

图片 4

然而,“世纪协议”从露出端倪的那天起就受到各方质疑。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称,在获悉“世纪协议”若干细节后,俄方认为其前景堪忧。约旦《宪章报》称,中东和平计划应是全方位的,而不是支离破碎、顾此失彼的,应解决巴难民回归以及犹太定居点等问题。《纽约时报》则评论称,特朗普试图用商人思维去解决巴以问题没有抓住关键。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干脆直言,“世纪协议”实际上是一记“世纪耳光”,不可能为巴勒斯坦所接受,巴方不会参加巴林研讨会。

据CNN报道,美国白宫和中东岛国巴林5月19日发表联合声明,定于6月25日和26日在巴林召开经济研讨会。“世纪协议”的部分内容可能在巴林会议期间发布,主要涉及经济,包括在巴勒斯坦投资和兴建基础设施。

2018年9月26日,在美国纽约,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时讲话。新华社/法新

为何“世纪协议”在其还未完全面世之前就已饱受质疑,甚至被打上注定失败的标签?对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秘书长埃雷卡特一语中的:“所谓中东和平‘世纪协议’不符合实现和平的要求。”

美方官员透露,本次会议将不会讨论巴以冲突的核心政治议题。不过,巴勒斯坦方面已明确拒绝出席会议,也不会接受“世纪协议”。

这一方案还计划帮助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融入中东地区和全球市场,促进巴勒斯坦人与周边国家合作,同时促进埃及、以色列、约旦和黎巴嫩等周边国家经济发展。

首先,“世纪协议”的制定者本非中立者。特朗普2017年就任后,对美国的中东政策做出重大调整,包括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迁馆”,签署公告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等。同时,美国还从各方面打击巴勒斯坦,包括关闭巴解驻华盛顿办事处,停止向巴方提供2亿美元经济援助,以及切断向相关机构的2500万美元援助等。凡此种种,都使美国一直以来刻意塑造的中东“裁判员”形象大受损害,反而更像是个“黑哨”。可以想象,在此背景下出台的任何协议,它的中立性、公正性必然存疑,无法让各方信服。

此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已向协议泼了一盆冷水。当地时间5月28日,蓬佩奥在美国主要犹太人组织主席会议发表讲话,对“世纪协议 ”进行了毫不避讳地评论。《华盛顿邮报》获得讲话录音后披露内容。

作为对“和平促繁荣”经济方案的回应,法塔赫发言人穆尼尔·阿勒扎胡布23日发表声明说,美国的经济方案是用“阿拉伯国家的钱财扼杀巴勒斯坦人政治解决巴以矛盾的愿望”。声明还呼吁即将参加巴林经济研讨会的阿拉伯国家拒绝美国提议。

其次,“世纪协议”试图用“投资换和平”并未找准症结。一直以来,国际社会主要认可“土地换和平”,此次美国“官宣”的“世纪协议”却要试水“投资换和平”,即通过向巴勒斯坦、约旦、以色列和黎巴嫩提供680亿美元,诱使巴勒斯坦及相关方在政治上做出让步。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更称,巴勒斯坦人“值得更好的生活”,暗示应接受现实,换取金钱利益。然而,经济问题从来都不是巴以问题的症结所在,巴勒斯坦建国、耶路撒冷地位、巴难民回归等政治难题,才是巴以双方实现和平的主要障碍。正如巴勒斯坦总理穆罕默德·阿什提耶所说:“结束巴以冲突的方案必须带有政治性……以结束(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领土的非法)占领为基础。”

“协议不可执行,可能会遭拒绝。”蓬佩奥认为协议有偏向性,“可能只有以色列人喜欢它”。两名不愿公开身份的与会者说,蓬佩奥讲话透露出的信号是,“世纪协议”前景不乐观。

在22日举行的法塔赫中央委员会会议上,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号召巴境内和世界各地巴勒斯坦人在24日至26日举行大罢工、游行等活动,抗议美国的举动。他还表示,巴方不会参加涉巴勒斯坦问题的巴林经济研讨会。

再次,“世纪协议”的相关条款与国际法的基本精神相悖。美国总统国际谈判特别代表、“世纪协议”直接参与者贾森·格林布拉特近日暗示,协议将不包括“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建立两个国家”等内容。这明显同国际社会此前所达成的共识相悖:1948年联合国通过的巴以分治协议即已确立了巴以分别建国的基本精神,1991年马德里中东和会及1993年《奥斯陆协议》正式确立了“土地换和平”原则,2016年联合国安理会第2334号决议重申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的定居点活动“违反国际法”,以及今年4月一众欧洲前高官联合发表公开信,呼吁“不管特朗普政府的中东和平计划是什么样子,欧洲必须继续支持‘两国方案’”等。因此,正如埃雷卡特所称,任何脱离国际法和联合国决议框架的解决方案都将是“海市蜃楼”。

蓬佩奥讲话被报道后,特朗普2日回应:“我理解迈克说这番话,因为多数人认为协议不可能实现,但我认为也许可以。”

不解决实际问题,只许诺投资何用?

其实,“世纪协议”久拖不决本身已经注定其失败的命运。中东问题本就异常复杂,特朗普政府在中东的所作所为更是极大削弱了美国的公信力,加之随着时间的推移,特朗普第一届任期将至,如果拖到今年年底仍未有实质性进展,则希望更加渺茫。毕竟,就如特朗普政府推翻奥巴马政府所达成的几乎所有协议一样,国际社会也会怀疑“世纪协议”将因总统选举生变,因此至少又得等到新一轮总统选举尘埃落定。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特朗普的说辞既未得罪国务卿,也没有抹灭库什纳的心血,一如既往地表达了他对“世纪协议”的乐观态度。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一直被美方故弄玄虚、遮遮掩掩的所谓“世纪协议”,终于露出了部分真容,但协议公布后立即遭到多方质疑。

此前,“世纪协议”的文件在以色列外交部内部传阅,后泄露给了《今日以色列报》,该媒体5月7日披露了部分内容。报道称,“世纪协议”将由以色列政府、巴方民族权力机构和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三方共同签署,创建名为“新巴勒斯坦”的国家。耶路撒冷将成为“新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共同首都。

首先,美国政府在过去两年半时间内,在巴以冲突问题上的所作所为,诸如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搬迁美国驻以使馆等,已经让巴勒斯坦方面彻底失望,巴方不相信美国政府会就巴以问题提出公平、公正的解决方案,因此对所谓“世纪协议”也不会有任何幻想和指望。

以色列政局不稳 协议被搁置

图片 5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便开始为巴以和谈做准备工作,酝酿所谓“世纪协议”。

这是2018年10月18日拍摄的美国驻耶路撒冷总领事馆外景。新华社/法新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去年9月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会晤时表示,打算在2至4个月内发布美方为巴以打造的和平方案。当时,美总统国际谈判特别代表贾森·格林布拉特也透露,协议已经进入发布前的最后阶段。

其次,巴以问题不仅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问题,还涉及多个阿拉伯国家,其中分散在许多阿拉伯国家的数百万巴勒斯坦难民,是相关国家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因此,任何解决方案,不仅要满足巴以双方的愿望,还要满足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关切,而“世纪协议”显然不具备这个条件。

然而去年12月,内塔尼亚胡宣布解散以色列议会,并提前举行大选。美国不得不推迟协议的发布,决定在以色列新内阁组建完毕后推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后赢得大选,但未在规定时限内完成组阁。

再次,在对巴勒斯坦人所关心的问题提出实质性解决方案和设想之前,先向他们许诺巨额投资和经济援助,会被巴勒斯坦人诟病其诚意和实际作用。

当地时间5月29日,以色列议会投票决定重新举行议会选举。选举定于今年9月举行,新政府最早要到10月才能成功组建。以色列政局充满不确定性,“世纪协议”的推出再遇阻力。

口头承诺易,“画饼”充饥难

特朗普2日启程访问英国前在白宫举行记者会,就以色列重新选举表达不满。他说:“以色列把选举搞砸了,他们必须理清头绪。”“BiBi已经选上,结果又得重选一遍?我们对这种情况不满意。”

就美方已经宣布的内容看,“世纪协议”更像是美方给巴勒斯坦画出的一块“大饼”,美方似乎希望巴勒斯坦人痛痛快快地接过这块“画饼”来充饥。

据《外交政策》报道,在以色列宣布重新举行选举后,巴勒斯坦首席谈判官埃雷卡特笑称:“特朗普的‘世纪协议’变成‘下个世纪的协议’了。”

图片 6

原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夏皮罗表示,协议可能会暂时搁置,目前中东地区没有国家乐于接受。他指出,“最早要等到11月以色列新政府尘埃落定之后才能推出‘世纪协议’,但是那时特朗普已经开始2020年美国大选的竞选活动。所以不排除协议被永久雪藏的可能性。”

2018年5月14日,在加沙城以东的加沙地带与以色列边境,巴勒斯坦妇女参加示威活动。新华社发

以色列媒体《maariv》援引巴勒斯坦官员报道称,“世纪协议”可能推迟至2020年公布,以色列重新选举是延迟的最主要原因。

美方虽然在“世纪协议”中提出了金额庞大的投资和援助项目,但不大可能从自己口袋里拿出“真金白银”来落实这些项目,而是鼓动其他国家出资完成。但是,对于如何确保承诺资金到位,潜在的出资国能否在巴以问题没有政治解决方案的情况下“掏钱”,“世纪协议”并没有给出具体方案。

库什纳游说中东寻求支持

也就是说,“世纪协议”能否顺利实施,将主要取决于美国、以色列和其他参与国的“善意”。如果巴方接受这一协议,那就意味着必须对美国、以色列等方面“俯首帖耳”,否则就可能一分钱也拿不到。在这种情况下,“世纪协议”将很难有成功的希望。

据CNN报道,库什纳上周分别到访摩洛哥、约旦和以色列,与这些国家的高级官员进行会谈,和库什纳同行的官员包括美国总统国际谈判特别代表贾森·格林布拉特和美国伊朗事务特别代表布赖恩·胡克。最后关头,他们在为“世纪协议”寻求支持。

背景链接

就“世纪协议”在中东地区的推行情况,库什纳近日在接受美国财经媒体Axios采访时说,他没有获得巴勒斯坦人的信任,他自己也不相信巴勒斯坦人有能力进行自我管理。当被问及“如果以色列不干预巴勒斯坦,你认为巴方能治理好自己的国家吗?”库什纳使用了特朗普最爱的口头语 “我们拭目以待”。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2017年上任以来就在酝酿解决巴以问题的所谓“世纪协议”,这一协议由他的女婿、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库什纳牵头制订,此次公布的方案是协议的经济部分内容。

为了游说中东国家支持协议,库什纳此前已两次出访。路透社报道,去年6月,库什纳前往约旦、埃及、卡塔尔、沙特和以色列访问。与此同时,美国官员一直在与巴勒斯坦“各行各业”的人会面,以保持沟通渠道的畅通。今年2月,库什纳再次前往中东,访问国家包括卡塔尔、沙特、巴林、阿联酋、阿曼。美国认为,通过劝说沙特、埃及和约旦支持“世纪协议”,能够向巴勒斯坦施加压力。

特朗普多次表示,希望和内塔尼亚胡政府合作推动“世纪协议”的执行。但目前美方仅允许以方派小型商务代表团参与麦纳麦研讨会,以国内舆论对该研讨会不抱期待。

中东各方有人力挺有人反对

巴勒斯坦方面曾多次表示不会接受“世纪协议”,因为它将耶路撒冷问题、巴难民问题和犹太人定居点问题排除在谈判之外。

对于“世纪协议”,巴勒斯坦方面一直表示强烈反对。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巴勒斯坦政府去年6月曾发表声明称,美国在中国兜售的中东和平新方案注定失败,因为没有考虑巴勒斯坦的政治立场。巴勒斯坦已经宣布不参加本月召开的巴林研讨会,同时呼吁其他阿拉伯国家拒绝与会。不过,美联社报道,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卡塔尔有意参加。

-END-

在以色列国内,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世纪协议”。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网站报道,虽然左翼政党力挺协议,一些右翼政党还是对协议表示不满,认为其没有支持以色列完全吞并约旦河西岸。

记者:邵杰 马湛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6月5日发表讲话称,“世纪协议”永远不会实现,力挺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的反抗立场。伊朗政府网站5月31日刊登声明称,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美国为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和解推出的“世纪协议”是个阴谋,旨在消灭巴勒斯坦的希望。

编辑:鲁豫 王丰丰

阿拉伯国家联盟成员国外长4月曾在开罗发表声明说,阿盟成员国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不接受任何与国际准则相违背的协议。“世纪协议”如果无法维护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权益,就不能帮助中东实现持久和全面的和平。

沙特和阿联酋则是美国的坚实支持者,不仅将派代表参加巴林会议,还对“世纪协议”表示认可。据阿联酋通讯社报道,阿联酋外交部称,支持所有旨在支持地区经济发展和减轻地区人民苦难的国际努力,巴林会议可以帮助巴勒斯坦人摆脱痛苦,确保他们拥有稳定而繁荣的未来。

“世纪协议”先天不足 能否发布仍不确定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余国庆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世纪协议”因以色列政局的变化面临更多不确定性,美国是否会在巴林会议上发布协议部分内容可能还要打个问号。

余国庆认为,“世纪协议”其实没有纳入巴以矛盾的关键议题,尤其是关于难民定居点和耶路撒冷的问题。巴方一直以来公开反对“世纪协议”,目前美国推动协议的关键就在于说服巴勒斯坦。

另外,蓬佩奥对协议持消极态度也显示出美国外交决策层面出现的问题。余国庆表示,美国的外交决策理应由蓬佩奥来主导,但中东和平新方案却由库什纳负责,两人在方案上应该是存在明显分歧的。而且,这一关系美国在中东地位的大事一直在“密室”里进行,不对外公开,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协议缺乏权威性,也反映出“世纪协议”的先天不足。

新京报记者 陈沁涵 编辑 陈思

校对 卢茜

本文由必赢娱乐官网登录发布于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给巴勒斯坦画了一张大饼,世纪协议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